.png小丫说,行业不正规是最让人担心的一面。“有的拍摄者与模特之间,连真实身份都不知道。”从摄影诞生之初,是艺术还是色情的争议就一直不断,目前,业界基本上从三个方面来对两者作一区分。   第一是创作动机不同。艺术家拍人体,表现的是美的造型、力量和生命,而那些色情的、不健康的照片,追求的则是性、感官刺激、原始本能,第二是创作手段不同,摄影原则上是摆拍,色情则是在被摄者不知情下的抓拍、偷拍,而不健康的色情照片则不敢见人,只敢在私下交流,或者匿名发布。   据业内人透露,裸模收入大概是200-400元/小时左右,当然也有人按天收费的。虽然听上去单次价格略微低一些,但多一般都要拍几个小时或者几天,一次也能顶上其他模特一个月的收入。   如果说90年代的汤加丽是人体模特从暗处走向大众的先驱,那么20年后的今天,恐怕连汤加丽自己也没有想到,被俗称为 “裸模”的人体艺术模特产业会发展地如此繁盛,甚至走向失控。而不管是闫凤娇事件,还是后来流出的被网友称之为“冰冰四级艳照”,都让人们对裸体模特这个 行业陷入从未有过的争议之中,有人直指这些拍摄的组织者是“淫媒”,是桃色交易的温床。
2.png   网名“丑八怪”的艺术从业者是中央美术学院客座 教授,而他的另一个身份就是人体摄影模特的经纪人。他称,自己现在手下经营的模特形形色色,经手过的模特有几百上千个。模特们大部分是通过朋友介绍的,也 有自己来应聘进入这个行业的,“大部分模特是本科以上,最高学历是博士,这个大家可能想不到”。他还表示,人体摄影模特要比一些人体绘画模特的标准高得 多,在筛选模特时,在征得对方同意的情况下,要进行全裸面试,以防模特身体上有明显的疤痕和残疾。   “丑八怪”先生在与记者的交谈中多次提及自己是“搞艺术”的,“最反感的是打着人体摄影的旗号去做那种事”。但当记者问及“您怎么看待闫凤娇这件事”的时候,丑八怪脸上透露出一丝尴尬——他连说:“这事儿挺敏感的,挺敏感的。”   他称,在其所认识的这个圈子里的模特,后来被误导入歧途的情况的确存在,但“比例是比较少的”,但他自己也遭遇过“游 说”进入色情人体模特的拍摄经历。他对记者讲述道:“他们给我出的价钱很高的,我都可以告诉你,有人给我出价10万块钱拍一套(色情模特照片),绝对有, 而且不止一个地方,还有国外的。”“丑八怪”称,自己后来坚决拒绝了这样的邀请,在中国这么一个传统的国家里,要让他干这种事,又从中赚了钱,用他的话说 “会有负罪感”。私拍惊人内幕!裸模揭行业潜规则   裸模,即裸体模特。模特行业中新兴发展起来的行业。模特们在一特定场所,让艺术家或摄影师拍摄自己半裸或全裸的照片。 和普通模特相比,裸模的拍摄更为私密严格。在模特休息期间、更衣期间不能进行拍摄;作品严禁用于任何商业用途,只限个人收藏和摄影交流;模特露脸的照片, 不能发布于任何聊天工具或网站上。   如果发现了,将被裸模们的网站列入“黑名单”,以后不能参与拍摄。业内普遍认为,做摄影裸模就是吃青春饭,18岁到25岁还可以,身体走样了就不能拍了。毕竟,“年轻”更符合人们的审美。   一名做过裸模的女孩小丫(化名)说,在成都当模特的上万人,但人体模特不过几百人,而且很多是外地来的,这一行并不是想像中那样赚钱。“参加一次拍摄,就埋了一颗地雷,不知道哪天会爆炸”。   为此小丫常做噩梦,祈求摄影者动机很纯正,不会将图片传到网上去。”裸模在成都的出场费,一般就1000多元一次,而且还要和经纪人分成。而中介只赚场地费。大多数摄影裸模都不愿让亲人朋友知道,多用化名和网名。   但是,裸模的权益还是很难得到保障。目前国内摄影对拍摄者的约束,还停留在“君子协议”上,如果拍摄者将图片私自上传,摄影机构和模特就难以主张权利。甚至,这些照片会被发布到一些色情网站或从事这方面行业。这种违背伦理道德甚至违法犯罪的行为必须得到遏制,用法律手段拯救这个行业。
4.jpg 90后裸模自述:“一个裸模红不了多久,红了也都挺惨的”
 
  与“丑八怪”先生老练的回答不同,“90后”的模特佳佳则显得稚气未脱。
 
  裸模佳佳与记者见面时,穿着不显身材的T恤、短裤和球鞋,留着利落的短发,学生气十足,教人实在难以将她与“裸模”牵扯在一起。她开门见山地对记者说,自己进这个圈子已经一年多了。她也承认,“群拍”和更加私密的“私拍”自己都参与过多次。
 
  模特圈子向来是个“现实”的圈子,圈子里各种模特被分为三六九等各自为战,而“裸模”,在整个模特圈子里的地位可以算 是最低的了。佳佳对此也并不讳言,“裸模地位比较低,因为这个群体比较乱”。佳佳说,所谓“乱”,就是圈子里“什么人都有”,“要求也不高”,有像她一样 刚毕业的,有以前做小姐的,有大学生,也有“30几岁高龄为减压的”。当然,裸模的“黄金年龄”还是在20-25岁左右。
 

 
  裸模群体的复杂构成也使得模特们无论是从收入还是模特经纪管理的角度上都没有定数。有些模特跟着组织者跑,组织者给她派活儿,有些模特则属于“个人行销”,就是在网上趴活儿。有的模特一月挣3、4千块钱,也有人一月能挣到1万多块。
 
  不管是“私拍”、“群拍”,裸模会碰到形形色色的拍摄者。佳佳说,有的拍摄者是人体摄影的初学者,就三五百块来参加个“群拍”练手,也有的“拿这个当娱乐”,还有人纯粹“心理变态”,当然,还有人是想与裸模发生性关系。
 
  “我碰到过六十多岁的老头约我去私拍,其实就是跟老伴儿离婚,想找年轻女孩去聊天,”佳佳对记者说,“还有人直接给我5千,跟我商量着来,要发生关系。”玩儿“群拍”或是“私拍”的摄影者有不少人家境不错,“有好几个开奔驰宝马的”。
 
  佳佳打开了话匣子:“还有富二代什么约我去私拍,我也不去。还有人直接加我QQ说要包养我,我说你神经病,谁看上得我。”